“再几天起九呀”“今朝是三九第一天”“过一个礼拜出九了”诸如此类与数九相关的话,冬至后的崇明岛上时有所闻。
二十四个节气中冬至的到来,标志着进入数九天。祖上把从冬至那天开始的八十一天,分为九个时…

“再几天起九呀”“今朝是三九第一天”“过一个礼拜出九了”诸如此类与数九相关的话,冬至后的崇明岛上时有所闻。

二十四个节气中冬至的到来,标志着进入数九天。祖上把从冬至那天开始的八十一天,分为九个时段,每个时段九天,按次序定名为头九、二九、三九……九九。过完天寒地冻八十一天出九,已是江南风送暖,霹雳醒蛇虫的惊蛰了。

数九在崇明,是流传既久的习俗,以“九九歌”的传唱最为广泛。

“九九歌”全称“九九消寒歌”,唱的是从冬至到来年春分之间的寒暖转换。中华大地幅员辽阔,南北寒暖的时间、程度不一,各地“九九歌”的内容不尽相同。浮悬在长江口的崇明岛,以其特殊的地理位置、气候变化,生成了自己的版本:

头九二九,相见勿出手。

三九二十七,梧桐树吹勒毕直。

四九中心腊,河里冻煞老绵鸭。

五九腊中心,冻断鼻梁筋。

六九五十四,泥里出芦剌。

七九六十三,布袄两头搭。

八九七十二,黄狗寻荫地。

九九八十一,犁耙一齐出。

新生代或许不甚明白全部意思,略作注解。

勿出手,是说因怕冷两手交叉伸在袖筒里保暖,崇明俗话“镶笼�恪薄�

出芦剌,指芦苇尖芽从烂泥里钻出来。

布袄两头搭,说的是天气暖和了,棉衣只在早晚派用场。

犁耙一齐出,谓大地回春,农夫农妇扛着各式农具下田耕作。

可知“九九歌”兼有指导生话、生产的效用。

这是崇明先祖集体智慧的结晶。星移斗转千余年间,用心记录着九九期间的寒暖变化规律、物候现象,以及自身的感受与表现行为,不断积累、提炼、完善,形成了崇明版“九九歌”。

崇明版“九九歌”通篇俚语民谣,明白如话,生动有趣,一句一个熟悉的场景浮现,还引用了小九九歌诀,上下句合辙压韵,琅琅上口。

旧时崇明鲜见月份牌,一个宅上也难觅一本,同胞们通过数九九,推算着从初寒到严寒到寒消春来的日子。又崇明的冬天是湿冷,寒气侵肌剌骨,特别难受,于是以数九九为消遣,感觉时日“易得过”了。也因此“九九歌”常挂在各式人等嘴边,识字的“趁口而摊”背诵如流,斗大字不识半升的也能来两句,小囡无师自通,跟着大人依依呀呀,引来阵阵欢笑声。男女老少唱九九,成了东海瀛洲农家一乐!

随着日历与天气预报的普及,“九九歌”渐渐淡出了人们视线。然而,她那浓郁的民俗文化芬芳长在,其由来、形成、表达形式、实用意义,吸引着时人的关注与兴趣。中老年朋友熟知“九九歌”的大有人在,吃喜酒吃期过圆子闲话起“九九歌”时,每每接龙般顺利续成。“起九了,当心伤风”“三九四九里最冷,衣裳着着暖”“出九了,去乡下小菜地里松松土”……“九九歌”里的经验之谈,仍在被传承、运用。

作者:陆茂清

编辑:陆海华

交一个工作生活的帮手,开一扇了解崇明的窗口,多一条喜欢小岛的理由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