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茂生,1960年出生于北京,1995年于母亲手中继承家藏,专业从事古陶瓷研究与收藏。现任北京收藏家协会理事、陶器专业委员会主任,圣品苑御窑馆创始人。

踏入小草圣品苑,顿感古意盎然。大…

高茂生,1960年出生于北京,1995年于母亲手中继承家藏,专业从事古陶瓷研究与收藏。现任北京收藏家协会理事、陶器专业委员会主任,圣品苑御窑馆创始人。

踏入小草圣品苑,顿感古意盎然。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瓷器陶器,造型浑厚凝重,色彩淡雅淳朴。25个春秋,高茂生瓷海拾贝,如今觅得宋元明清成体系千余件藏品。

高茂生介绍:在这些藏品中,有明代永乐青花凤首壶,清朝康熙窑变釉四方倭角尊,乾隆青花凡红洋彩葫芦瓶,还有他的收藏核心――元・明永乐宣德成化瓷器。

瓷是中国走向世界的一个物化符号,古陶瓷美学具有世界上无与伦比的悠久历史传统和自身发展的历史一贯性。古瓷方寸见世界,古陶瓷收藏者的故事波澜起伏,而高茂生对陶瓷近乎成痴的态度也让他的人生颇具传奇色彩。

那一次他至今难忘

1973年的一天,北京海淀区西大街。一个13岁左右的少年匆匆走在路上,手里紧紧攥着5块钱。少年名叫高茂生,出生于海淀水磨村,是家中11个兄弟姊妹中最小的一个。父亲高文明,乃民国时期新街口(宝华金店首饰楼)大掌柜,善鉴藏书法、金银、珠宝玉器和古陶瓷。后家族破产,父亲去世。13岁时,因为家里穷,生活困难,母亲让他去卖一个金簪子,这5块钱就是卖金簪子得来的。

“我拿着5块钱,当时手里都攥出了汗。回到家把钱交给我妈,她眼泪下来了。而我,则永远记住了卖金簪子的一幕。高茂生的思绪,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我拿着金簪子走进中国人民银行,一位老先生接待了我。他用筷子粗细的秤秤完金簪子,说:‘小家伙,这只能给你5块钱。’我清晰记得他双手秤金簪子的动作。那个场景,让我第一次知道了雅致与美,也在心中埋下了一个种子。”

之后的岁月却仿佛走向了另一个方向:他服兵役,到清华大学负责采购工作,改革开放后辞职下海做餐饮、卖烟花。而家中的金银珠宝玉器等,已卖得差不多,只留下一些瓷器由于不容易变现,保存了下来。1995年年底快过春节的时候,高茂生的母亲把他叫在身边说:“现在家里就剩这些瓷器了,你留着吧!”

看着几十件瓷器,高茂生思绪万千。“那时候,拍卖公司出现,马路边出现了摆摊卖古玩的,我感觉自己家的东西是值钱的,我的父亲曾是金店大掌柜,要不自己练练,把瓷器传承下去?”一番考虑之后,他决定步入古瓷器收藏这个行当。

初入瓷器行

拿定主意,高茂生有时间就拿出自己家的瓷器琢磨研究。1998年、1999年那两年,他和朋友一起到定兴、容城、高碑店等地,“从喝街人手中”收一些东西,比如民国的小罐、民窑普品。“但是,民窑与官窑差距太大了,我开始四处留意,听说有官窑的瓷器就赶紧过去看。”

就在高茂生痴迷于收官窑的时候,一位和他认识几年的中间人小朱子打来了电话。“我们这出土了一批高脚杯,带款的,您来看看吗?”“接到电话时,我头一天刚做完前列腺手术,还住在医院。但一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治病的心思没了。我担心如果是真品被别人买走了,就太可惜了。”高茂生向记者描述自己当时的心态。

顾不得自己头一天刚动完手术,高茂生一个人开车急急忙忙赶到定兴。“到达时是傍晚,对方一会儿在这家拿出一件,一会又在另一家拿出一件,尤其是到第二家,那家的男主人打开自家破柜子,取出被子,从里面一点一点掏,拿宝贝似的取出一个高脚杯。之后他妻子仿佛很不情愿地又拿出了3个,加上中间人手中的一个,一共5个。”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高茂生用六万元现金买了这5个高脚杯。此时,已是晚上八九点,东西到手,高茂生向回走。刚出村没多久,又接到了中间人的电话,“还有几件也想出。您要吗?”高茂生回忆说,“按照小朱子的说法,在定兴和容城之间有一条河,高脚杯是当地农民从那条河里的沙子里挖出来的,还有几个。我一想,总不能再来一次,得,那我就回去吧!”

再一次回到村里,小朱子一下子拿出7个高脚杯,高茂生道:“有几个高脚杯比较新,有几个比较旧。有新有旧不应该是假的吧?那时候研究并不到位,也存在侥幸心理。就再一次花6万元买了这7个高脚杯。第二天回到北京,高茂生找专家看,“完了,全是假的。古玩行有句话‘无光不见宝’,后来我悟到一个道理,自己没眼力却要追求需要眼力活儿的高档玩意,不现实。”

瓷器里面门道多

自此之后,高茂生开始从潘家园、报国寺等地买一些标本碎片琢磨研究。

“所谓72行,古玩为大。这里面的学问太深了。从普品到完整器,再到高档器,都是花了太多财力和心血才练出来的。收来一个东西,三个专家都说对,我就收藏好;有一个说不对,就先留着,以对的为准,去验证假的假在哪里,这叫排比功,一位老专家告诉我的。”

请教专家、总结经验,高茂生研究瓷器近乎成痴。慢慢地,高茂生琢磨出鉴定古玩的21字方法:形体胎釉色泽工、器底口里度量衡、九九归一排比功。

“一观形二抚体。任何瓷器都有阴阳线性关系,比如故宫的瓦,瓦下面的楫,阴阳线越漂亮,给人的感觉越舒服。瓷器和选美一样。如果你觉得这个瓷器帅气,线条优美,那肯定是好瓷器。体需要去摸,就好比医生把脉,皮肤如何,骨头如何,肉有没有弹性。胎是人的骨,釉就是人的肉,彩就是人的衣……”高茂生说。

2005年,江西抚州的一位朋友送过来几件瓷器,其中有一个小青花瓶,款写的是大清道光年制。

经历了七八年研究之后,高茂生对瓷器的感觉已经不是之前可比。他看了之后觉得和自家留下来的道光瓷器颜色、工艺有点像,就在当晚进行了对比,感觉不会错。

第二天他请故宫的专家帮着看,专家说:“小高,你现在进步了。这个小青花瓶不错,可以留下来,有价值。”

记者采访那天,高茂生轻轻地取出一个瓷器,捧在手上。蓝中发紫的色彩,像蓝宝石;一只凤凰优雅而栖,凤头,凤尾层次感分明。壶的底部,摸起来比玉还温润。“这是永乐青花凤首壶,如果把它放在一个屋子的合适位置,整个屋子都会蓬荜生辉,这就是中国瓷器的气场。”

“无德莫藏,这是我玩收藏的价值观。搞收藏的一定要注重品德,可以讲故事,但不能轻易传东西。因为,收藏的东西,不仅是用金钱来衡量,更重要的是被一个真正懂得这些东西价值的人捧在手心里。”

“你知道吗?收藏就是健身。收藏锻炼人的心脏,所以许多收藏的人比较长寿,因为符合阴阳。瓷器收错的时候,非常紧张;当收藏到好的东西的时候,心情非常愉悦;当经过几年的努力,明白困扰自己很久问题的时候,就感觉特别轻松与释然。一张一弛,符合阴阳之道。”2017年,高茂生成立了圣品苑御窑馆,昵称小草圣品苑。“现在我的收藏量可以建一个小型博物馆,我也正在筹备,希望可以构建一个平台,交流、研究、传播中华瓷文化和实战经验,并将这些收藏传承下去。”

监制:张震

编辑:潇棋 康宁 周绍辉

摄像:王晓旭

摄影:王晓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