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时节,北京寒意蔓延。但海淀区房产经纪人小宇的心里却暖洋洋。
调控以来,北京楼市进入静默期,就连被房企和经纪人给予厚望的金九银十都不见起色。受此影响,小宇的成交成绩连续两个月挂零,不过,在尚未…

冬时节,北京寒意蔓延。但海淀区房产经纪人小宇的心里却暖洋洋。

调控以来,北京楼市进入静默期,就连被房企和经纪人给予厚望的金九银十都不见起色。受此影响,小宇的成交成绩连续两个月挂零,不过,在尚未结束的12月,小宇手上的签单量已达3个。

“从0套到3套的签单量并非偶然”,根据小宇的经验,受业主资金、换房意愿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年底小高峰本就是常态,而今年比较特殊的一点是,金九银十期间没有释放的需求也分流至年前,对成交“回暖”的贡献度不低。

小宇认为,当下市场的特点可以概括为“客户主动联系带看”和“业主自觉下调挂牌价”。小宇介绍,本月截至25日,他带看26组客户,而上月全月也仅24组带看。就在前两天,他手上一套1700万的房子挂牌价一次性下调65万,“业主如此干脆的大让步实属罕见。”尽管拥有7年从业经历,此举还是让小宇感到意外。

数据也为这波“翘尾”行情提供了更为直观的佐证。根据世联评估EVS监测,10月,北京链家发布房源3654套,签约套数4136套,而在11月份,两个指标的数据分别达到4401套和5773套,从全市成交情况来看,11月二手住宅成交12296套,环比大幅上涨39.03%,同比小幅上涨9.76%。

也就是说,在观望、沉寂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不少置业者正在赶搭年尾这波行情纷纷上车北京楼市。

婚房选了一年 “疲了”

即将过去的2019年对于阳仔来说不同凡响,这一年,93年的他升职副主编,年底,在敲定婚房之后,携手相恋5年的女友在西城区民政局扯了红本本。

阳仔是传统的山东男人,对于陪他走过青涩学生时代,又一起懵懵懂懂闯职场的女朋友,阳仔宠爱有加。刚毕业那两年,但凡熟悉阳仔的朋友,无一不怂恿他赶紧将关系“合法化”。但阳仔觉得,即便是在北京,结婚也应该有套房子,这也算是给女方的一份承诺和保障。

抱着这样的想法,在两人将结婚一事提上日程之后,买房也自然成了当务之急。自今年年初,每到周末和节假日,阳仔和女朋友跟着中介,几乎跑遍了整个北京城。

从新房到二手房,从东五环到东北四环,从西北四环再到南四环,粗略算下来,阳仔和女朋友看过的房子不下40套,几乎牺牲了所有休息时间。

“人生中的第一套房子,也是我和她未来的小窝,”附着在房子本身的意义,使得阳仔的选房条件几近苛刻:房子位置不能太偏,房龄不能太老,周边不能没有成熟的商业配套,交通必须便利,低龄教育资源也在阳仔的考虑范围内。

除此之外,阳仔迟迟没有出手的关键因素还在于逐渐冷却的市场温度和缓慢下调的房价。

进入12月,在选房周期将满一年之际,阳仔的耐性终于快要消耗殆尽。机缘巧合的是,在中介带他看过百子湾金海国际的一套房源之后,阳仔和女朋友满心欢喜:“确认过眼神,是彼此看中的房”。

这套房子打动阳仔的点有很多:85�O一室一厅,可改造空间大;小区距离七号线百子湾步行仅5分钟路程,方便两人通勤路上换乘10号线;最让两个潮流前端的“弄潮鹅”满意的是,小区距离合生汇仅两站地铁的距离。

“看了一年的房,几乎绕着四环走了一圈,眼看就要从10年代看到20年代了,实在不想把这麻烦事拖下去,心态也疲了。”阳仔的想法很是90后,选择当下买房就是想在年前有个结果。

如今,阳仔和女朋友一边筹备婚事,一边等中介通知办理最后的过户事宜,私下里,两人也时常为装修、改造方案讨论得热火朝天,阳仔盘算着,这只是完成了置办婚房的第一步,明年开始,要转战各大装修建材和家居用品商场了。

买房只差一“哆嗦” 我已成功化身“房痴”

淼淼是跑房地产条线的媒体工作者,参加工作的这几年,眼看市场起起伏伏,想到高房价,身处其中的她也始终不为所动,对淼淼来说,精神追求比诸如房产之类的现实追求要重要得多,因此,即便是前两年走上婚姻殿堂,淼淼也不曾将房子视为婚姻的必要条件。

对于买房心态的转变源于今年上半年的两件事。

一次和朋友的聚餐中,在北京做公务员的朋友A提到自己不惜各处借款凑齐了一套北京公寓的首付,虽然每月还款需要家人一起分担,但对于30多岁且显然已经不会离开北京的她来说,是负担,却也很甜蜜。同样,朋友B在回沈阳工作前,也提前购置好了房产。两个朋友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淼淼有了些许心动。

让淼淼确定买房心意的,源于她的父母。淼淼来自三线城市,但淼淼自小的生活条件算得上优越。今年年初,淼淼父亲来北京办事,顺便去淼淼小两口租住的一居室“坐了坐”,回家后,在向老伴儿提及淼淼在北京的居住情况时,年近花甲的淼淼父亲抹了泪:“我们两个老人住着这么大的房子,孩子却在北京蜗居,她又爱在家宅着,房子那么小,连个能走动的空间都没有。”言语中,尽是心疼与亏欠。

得知此事,淼淼感触很深,买房似乎已经不仅是解决自己的居住问题,更重要的,也为了卸去父母心头的挂念与负担。

三四月的小阳春行情一过,淼淼就加入了看房大军。不过,淼淼深谙房地产周期规律,一年下来,虽然从未终止看房,但淼淼一直不着急出手。

前两个月,由于工作繁忙,淼淼放缓了看房节奏,成交量本就寥寥的经纪人小徐有点慌,几次三番约淼淼吃饭,眼看之前带看的二手房并没有激起淼淼的兴趣,小徐索性带淼淼转移到了新房项目上。

看过几个新房项目,再对比之前看的老破小,淼淼的购房激情逐渐被点燃。尤其是,在看过一个周围环境不错的项目后,淼淼决定出手了。

虽说项目位置稍远一些,通勤成本高一些,但性格沉静,内心诗意的淼淼还是被它周围环绕的三大公园吸引了,“之前总想距离市区近一点,但仔细想想,工作困在小小的格子间里,上下班路上的地铁空间逼仄,一天下来,空间受限,神经紧绷。住在这里,工作之余还能漫无目的地散个步,安安静静地发个呆,压抑的情绪和思路都能得到释放。”

此外,方正的户型,贴合预算的总价、仅剩一年的交房时间和周边完善的商业配套也助燃了她心底的小火苗。

最近,淼淼的购房热情达到顶峰,逢人就能聊起她心仪的小区,在外人看来,是实打实的“为房痴狂”了。

不仅如此,淼淼也劝说身边朋友抓紧上车,“等过几年限价房上市交易了,定价的决策权到了业主手里,很可能会带动一波上涨行情。”淼淼觉得,这两年正是买房的好时机。

这两天,淼淼谋划着周末带父母实地看房,不出意外的话,当天就直接把房子定下来。

勤勤恳恳前半生 终有了东四环的私家小院

81年生人的Amy是一家外企中层管理者,老公则在一家私企任职,工作强度不算大的情况下,Amy老公为家庭收入开辟出了一条稳定增长的“第二曲线”。

不过,在Amy老公经营副业之前,两个人的生活也是过得紧紧巴巴,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终于在2015年,也是来北京后的第10年,买了首套房。不过,Amy算是深谋远虑的,虽然是首套房,但Amy咬咬牙,直接在金台路“豪掷”了套120�O的大三居,同时也背上了每月1万多的房贷。

之后的几年,如众多80后生活轨迹一样,生子、与公婆同住照顾孩子、两代人教育观念差异导致的磕磕绊绊也成为生活里难以避免的小插曲。

随着孩子逐渐长大,Amy觉得,尽管“小插曲”并不经常发生,但也应该竭尽全力为孩子营造更好的成长氛围,联想到近两年冷却的楼市和下调的房价,一家人商议决定:在同一个小区再买一套房。

从年中开始,一家人便开始着手买房一事。先是通过父母随迁的方式将公婆的户口迁至北京,再用公婆的首套房资格购置房产,最后再以接力贷的形式办理贷款,这份购房计划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Amy的压力。

10月份,同小区放出一套房源,Amy对价位和楼层都颇为满意,但多年对房地产市场的关注,让Amy更多地保持了一份理智和冷静,“再等等,价格还有下调的空间。”

之后,Amy所在的小区少有出房。直到12月,小区里一套67�O自带小院的两居室以465万的价格挂牌,Amy带着家人一起去看了房。当Amy走进小院,她的眼和心就牢牢锁定在这套房子上了:两棵葡萄树和一棵香椿树,这不正是她一直梦想着却又不敢奢望的“田园生活”吗?在东四环闹中取静的“私家小院”多难得!

这一点也深得两位老人的欢心,一家人没有过多的犹豫,直接联系经纪人安排签约。

虽然爽快,但也绝非Amy一时冲动。根据她的判断,“北京这波房价基本已经探底了,年底不出手,来年转头就得涨。”

想到来年夏天就能在东四环的私家小院里乘凉吃西瓜,Amy难掩激动与兴奋,当即Amy将这一消息分享给了在北京同样筹划买房的同学小D。

Amy的一番抒发后,小D深受触动,她决定,明天一早就联系经纪人看房。

你若喜欢,给90度点个在看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