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上午,普思资本发布消息,经过近两月,几十轮商谈,普思投资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
消息发布后…

12月26日上午,普思资本发布消息,经过近两月,几十轮商谈,普思投资与数十位投资人全部达成协议,所有投资人都得到了赔偿,熊猫互娱近20亿元巨额投资损失全部由普思投资及实控人自己承担。

消息发布后,经纪公司负责人黄志强被多位主播的来电呼醒,“他们问,老大,你们是不是拿到补偿款了?”黄志强说,他仔细阅读声明后,嘴里只蹦出两个字“没戏”。

黄志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他经营的沈阳梦奇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曾与熊猫互娱签订协议,双方是合作关系,公司培养了上百名主播入驻熊猫直播。自2018年11月开始,熊猫直播拖延付款,他至今未收到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的合作费,共计近千万元。

3月6日,黄志强在朋友圈表示,愿分批补偿主播薪资。 受访者供图

经纪公司负责人:为填补欠款缺口抵押房产

黄志强经营的主播经纪公司,也被称为公会。数家公会负责人表示,因熊猫未支付款项,大批主播出走,公司一蹶不振,勉强维持。

澎湃新闻记者在黄志强的朋友圈看到,2019年3月,为了维持公司运营,留住更多主播,他承诺给留下的主播赔偿60%的损失,分批发放。他告诉记者,公会需先和熊猫平台结算,才能发放主播薪资,为了填补熊猫欠款缺口,他将房产抵押贷款,至今未能赎回。

延边桔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毅恒说,熊猫拖欠其近500万元款项,公司还债一年间,主播从稳定开播的百名,减少到二十多人。

2019年3月,熊猫直播北京办公室人去楼空,让一切兑付承诺成为泡影,大大小小的公会选择走法律途径,包括黄志强和刘毅恒在内的数十位公会负责人,曾多次到熊猫互娱公司注册地上海维权。

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信息。天眼查截图

天眼查显示,上海熊猫互娱文化有限公司位于宝山区。不过,刘毅恒说,由于合同显示的签订地为上海静安区,因此他们去静安法院准备起诉。他表示,曾在2019年的4月、6月两次递交材料,法院接收了材料,但并未出具正式受理通知,他仍在等待消息。

多位负责人表示,有少数公会成功立案,更多的仍在等待消息。

刘毅恒提到,7月中下旬,曾有自称熊猫方面的律师,参与调解,并给出了赔偿额度,但他还未同意时,该律师已不负责此事。

数家公会提到,2018年年底,为了业绩与排名更靠前,他们在熊猫运营人员的提醒下,真金白银投入年度打榜。

时任熊猫直播COO张菊元在盛典致辞时曾表示,共有超过七千位主播参与线上比拼。刘毅恒砸下160万元,为自家主播助力,他旗下的一位主播排名位列榜单第二,一位排到了第三,均站到了年度星光盛典的颁奖台上。但此后形势急转直下,这笔投入把公会进一步拖入困局。

刘毅恒说,他曾想关掉公司,彻底结束债务,但他又觉得通过起诉熊猫互娱,拿回款项尚有一丝希望。

梦奇缘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递交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

桔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递交起诉状 受访者供图

部分主播:因维权成本放弃维权

在一个上百人的主播维权群中,11月以来,关于王思聪限制消费令的数个新闻,都未能在群内激起水花。但“20亿赔偿投资人”的消息,再度让维权群活跃起来。

有主播感到很气愤,把欠薪遭遇录成短视频,上传网上。

与实力较为雄厚,同时损失较大的公会相比,遭欠薪的小主播们更在乎维权成本。

主播甜甜说,根据后台流水数据,她能分到3万多元,“对我来说,这是很大的一笔钱”。因为就在上海工作,她也加入到向法院递交材料,等待消息的队伍中。

另一位外地主播小刘表示,她曾是熊猫直播的签约主播,自认为做得不错。但因薪资未到手,她甚至交不起房租。考虑到来回上海的路费与住宿开销,她直接打消了维权念头。

这也是不少主播的想法。一位主播在维权群里表态,“证据我都有,像我们这样才2万的(欠款)太多了,也没精力去折腾,只能随大流了。”

主播小刘说,因为没有合同在手,其签约主播的身份可能没人承认。她在2018年10月与熊猫签约,合同邮寄北京盖章后一去不返。

同是平台签约主播,户外主播刘永奇去北京维权时,拿回了合同,并同步寻找律师代理维权,相关案件已于10月9日开庭审理。目前,他正在等待判决结果。

刘永奇告诉记者,他被拖欠的薪资约10万元,开庭前,熊猫方面曾表示愿意调解,赔付5.5万元。因为不相信熊猫账户上仍有钱,他拒绝了调解方案,“拿到调解书,也拿不到钱,那为什么不等法院判决呢?”

Back to Top